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因非农业家庭户口败诉

发布时间: 2022-08-0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去年10月,刘欣将王丽告上法庭,认为其侵犯了自己的承包权,要求其返还土地。今年4月。王丽又因认为村里将涉案的水田发包给刘欣家庭承包无效,将刘欣和发包方告上了法庭。那么,一个是儿媳,一个是贴身照顾老人的堂儿媳,到底谁是涉案土地的“主人”呢?今年6月,五指山市人民法院对王丽诉刘欣和村民小组一案进行了审理。

  “土地一直是我耕种的,怎么说变就变了呢!”原告王丽表示,自国家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家公王全顺(化名)就分到涉案的1.03亩耕地。1998年第二轮土地调整,还由公公耕种使用,公公与村民小组签订了《海南省家庭承包耕地合同书》,承包期限为30年,从1998年1月1日起至2027年12月31日止。2005年公公因病去世,2010年婆婆也因病去世,其名下承包地(含涉案土地)一直由王丽耕种。2015年测量换证时,通过讨论统一将涉案1.03亩土地暂挂靠了在被告刘欣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但在实际操作中,刘欣和五指山市小组签订了《农村土地家庭承包合同》,将涉案土地实际登记在刘欣名下,并经五指山市农业农村局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2020年11月19日,刘欣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将王丽停止侵权返还土地,王丽经调查了解才知道刘欣和村民小组签订了《农村土地家庭承包合同》。“涉案土地是我家公王全顺承包地,承包期限未满,而且我当时只是同意涉案地暂时挂靠在被告刘欣名下。但五指山市小组未经我同意私自与刘欣签订《农村土地家庭承包合同》,侵犯了我及全体村民利益。”王丽表示。

  对此,村民小组认为,依据土地承包法相关规定,除林地或通过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可依法继承外,涉案水田属于耕地性质,不适用继承。

  “原告提出请求确认涉案《农村土地家庭承包合同》无效无事实根据。本案的事实是涉案土地为我村小组耕地,先前发包给王全顺。王全顺和其妻子先后于2005、2010年因病去世。刘欣是其堂儿媳,王全顺夫妻病逝之前,主要由刘欣贴身照顾。”村民小组表示,王全顺夫妇生前共生育一男四女,女儿均已外嫁,唯一的儿子为国家公职人员,王全顺夫妇去世后,其家庭作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的以户为单位“户”已不存在,原承包的地应当由村集体收回。当时村小组考虑刘欣为其亲属且生活困难,且经王全顺后人的同意下,大家一致同意将涉案1.03亩由村小组发包给刘欣耕种。

  在村民小组看来,涉案1.03亩水田的发包程序上虽然存在瑕疵,但也具有当时历史条件局限性因素影响,当时有刘欣承包耕种符合情理,村民也无人提出异议。

  “村集体将原来的土地收回后,土地是分配给我承包经营的,只是我刚好跟王全顺有亲属关系而已。”刘欣认为,在王全顺过世之后,原先王全顺与村小组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村集体将土地依法收回,并在2015年重新进行了土地测绘的时候,将土地确权分配给了具有组织成员资格的自己来承包经营,流转的手续是依法有效的。

  面对原告与被告的各执一词,根据查明的情况,五指山市人民法院认为,原告王丽属非农业家庭户口,其与案外人王全顺夫妇并非同一户口,且原告早在1982年就已迁出农业户口。

  在案外人王全顺夫妇去世后,原告因与案外人王全顺夫妇并非同一户口,而无权对案外人王全顺夫妇承包的土地以继承人的身份在承包期内继续继承。且原告并非农业家庭户口,不符合法律对承包土地的规定。故原告认为其应当以继承人的身份在案外人王全顺夫妇的承包期内继续对土地继续进行经营,缺乏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条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相关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对此,海大平正律师事务所律师胡乾华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立法之意,农村土地承包对象仅限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原告王丽为原涉案土地承包人王全顺儿媳,是国家公职人员,其丈夫也是公务员,并不具有本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此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起诉是有理有据的。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